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paobuyouquanguo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年味·家乡味(系列作文)  

2016-02-10 08:31:1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年味·家乡味(系列作文)

除夕接祖先

            长治市实验中学主校区    243班李王子   

平时在长治,总是苦于找不到写作的素材。这次过年回家中才发现可写的东西原来有如此之多......

坐着201路到了长治县车站,原本想坐个公交回去,结果在寒风中萧瑟了半天也没有等到,就只好作罢。随手招了个三轮回家了。在长治县,小三轮、蹦蹦车的势力是要比出租车、公交车的大。满大街随处可见,还没走几步就过来一辆,问你去哪儿啊,不问你坐不坐。

今天正好是廿九,是除夕,明天是大年。韩店的每一条街,各式各样的人拎着大包小包的快步走着。人人都急着回家,都急着给自己的老家亲人唠唠嗑、叙叙旧,说一说外面的事情,顺便再让亲人们尝一尝、穿一穿自己为他们备的年货。千言万语尽不在言中,欢笑随风而逝。

而另一边,大街上的小商小贩可倒也没减少,反而增添了不少。就仿佛年与他们无关,春节与他们无故似的。不过,回头再想想,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儿,他们也想趁机再赚些。

移步换景,换到了家——北和村,移到了爷爷奶奶的面前。他俩就像七大姑八大姨地问个不停。不过,他们是好人。然后呢?再拿出水果、葡萄、梨等等,一个劲地往我手里塞。让别人看见了,不难感慨我是个衣食无饱、流浪街头的人。

随着父亲的一声吆喝,爷爷、爸爸、我——我们家祖孙三代男丁去村北边接老祖先回家。烧香应该是为了祭祀。点蜡为何?父亲说是给老祖先照路,别让他们老人家迷了路,成了孤魂野鬼。那黄纸是为何?我没问,也没打算问。就算问了,这俩人也不一定晓得。回家的路上,享尽了鞭炮、烟花的火爆声。话说,这年兽与人彼此之间的仇也该报完了,可为何还是轰鸣阵阵?再说说城市里,人们为了消除雾霾大多数人都已经放弃与年兽抗争了。

这样,我思索着,他与父亲一路吵着、笑着、打着岔就到家了。到了家,锅刚好揭盖,除了母亲得在城里烧香,我与祖父母、父亲四人在老家吃着浓浓年味儿的年夜饭。这年夜饭闻着就不像是团圆饭的味儿,因为少了我可爱的母亲。不过能陪父亲到老家接祖先,看到爷爷、奶奶、爸爸的高兴劲我还是很满足的。

这就是中华年的“味”。


初一

早上,早早地起来。按照往常总要放鞭炮、弄个满地红,再烘棉火。比起放炮,我更喜欢烧棉火。

或许,不常烧些东西是一方面原因。有时,我就在想。我为何对这些情有独钟呢?大概是因为这样吧。鞭炮呢,哪里都可以放,小时候也经常放。而至于烧棉火,至少对于我来说是真正的一年一度。飞窜的火焰照耀着黑暗中同我一起“娱乐”的爷爷。这娱乐只是对我而言,对于他老人家又是什么呢?

小时候不懂事,回到老家。由爷爷奶奶罩着,爸爸妈妈不敢拿我怎么样。成天坐在电视机旁,拿着遥控器单单只按那几个数字,却怎么也摁不坏。

后来,老家买上了电脑,又按上了网线。电视便被我彻底地给抛弃了,电脑才是我的“好”兄弟,但他也剥夺了我许多许多,也教会了我些东西。

如今的我,正处在人们常说的叛逆期,有强烈的独立、自主欲望,觉得自己了不起了,谁也比不得。这点,一点没错。可,高寿的爷爷奶奶,不也正是这种心里吗?曾经的溺爱依旧,而我也懂得了替他二老做些事情,以尽孝道。

下午,我和爷爷出门逛了逛这个生我养我的陌生地方,记忆只残留了很远的远方。小路还是那么狭窄;塌败的寺庙又装修了,回想不出那时的模样;村边的几户人家仍在劳动,尽管现在初一还没过完,尽管别人还在醉卧沙场......

夕阳下,爷爷不笑了。我感觉他变老了,感觉自己长大了。我们彼此不语,漫步在落日的余晖下。

你们陪我长大,我陪你们变老。想起了......


初二

今天早上,爷爷拖着我到村外走了走。奶奶总说身体不行就不去了。早晨,好啊!小学学过李汉荣先生的那篇散文《山中访友》,它其中的第一段,我至今还记着:“走出门,就与微风撞了个满怀,风中含着露水和栀子花的气息。早晨,好清爽!”这些的不正是当下之景吗?在喧嚣的城市里这就成立,更何况这里呢?

农田与村落被一条公路一刀分开,房屋大多建在马路的这一边,而另一边大多是农田,只布局分布着四、五家庭院落或者商店。

沿着马路往右走就到了县城韩店。如果反着方向走,那边就是我母亲的娘家——六家村。两村仅隔两里路,不算远。据说,“六家村”这个名字是因为刚开始的时候,这个村落仅仅只有六家子住,故起此名。

而韩店“五和”这些名就更有趣了,五个“和”按照各自名字中的“东西南北中”规矩排列着。至于南和村,大家都说有,而我在卫星地图上却找不到它的身影。我该相信这里百姓的话,还是卫星的权威呢?再简单说说这五个村子的读法,这个“和”字,有人读“huo”,也有人读“he”,不过具体怎么读?我也没打算研究,估计问起来也会是“谁说都有理”。

回到刚才的地方,穿过这条马路,便是辽阔的田野。冬春之际,这里看上去不叫荒凉。再加上又过年,人就更少了。再往前走几步就是自家农田,不算大也不算小,主要是够用。况且这片土地离村子只有几步路的脚程,爷爷奶奶回家、下田都方便得很。

仔细想想这片土地应该是相当肥沃的,每逢十月国庆收秋,家中庭院里摊满了玉米,偌大的一个院子摆得让人都得绕道而行。我最大的乐趣也就是在这玉米堆上,趴一趴、扒一扒。当成床来用。

只可惜因为采煤,这里成了塌陷区。远处的一座山被拆了用来填补这里,一座那么高的山就这么没了。怪可惜的!

继续前行,多看几眼那条变窄了小河。记得曾经,水是比较清晰的、两岸是有泥泞的泥土的、远远是能够望见的。那时我还小,母亲耳朵从小因为过多吃辣就有毛病,一直没治好。父亲就用这条小河临岸泥土里的蚯蚓捉来泡水,然后这样那样洗洗抹抹,好像是倒在母亲的耳朵上,又好像不是。那已经是好久之前的事儿了,尽管我那时还是个小屁孩。

这条小河是某条大河的支流,提起这条大河,大家或许认识。它,就是我们长治的母亲河——浊漳河。北京、天津、河北的水都是从这里流过去的。起到这件事啊,还是倍儿有面子的。

这里又得加个“但是” 了,因为这里成了塌陷区。不久以后,村民们都会住进单元房,进入城市的边缘。可是,老百姓赚钱难啊!城市里的各方面费用相对是高的,而辛苦百姓们一辈子的农田,最后花落谁家还说不定。表面上生活富裕了,依我看大不如从前。新农村建设还得全面考虑,长远规划


初三

按照以往,今天是要到姥爷家的。我的姥爷这个人呢?他给我的印象便是学富五车、才高八斗。尽管不常见面,如果一要见面就开始好好地教育我。不过说来也奇怪,虽然我的姥爷一点也不迷信,但常常听母亲说他对风水、算卦、五行学说等等这类有关“迷信”的知识,说得那是头头是道。

为回娘家,妈妈一大早就从长治来和我们汇合,一起到姥爷家拜年。这次见面,姥爷并没有教我应该怎么炼字、写作、做人。反而第一次给我讲起了五行中的相生相克。姥爷说,这东西并不是迷信,它也是一种知识,只是世人滥用它罢了。简单了解一下,不要走火入魔,也是可以的。这不正是鲁迅先生所说的“随便翻翻”吗?

比如说,这个“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”。西游记里唐僧不老是说;“我是从东土大唐而来......”吗?这里不就有个“土”字吗?所以说这个“唐”可以说是土(元素)。

听到这时,我有点差异。感觉这只是姥爷对文字捉风捕影,无稽之谈。然而......

姥爷接着说道,宋呢?就是木(元素)。这个“宋”字里面不正有个“木”字吗?这就是木克土。

接下来的朝代金,顾名思义就是金木水火土中的金了。金克木不就有了。

好了,你再想想。这五行里什么东西是明亮的呢?那不就正是“火”嘛!况且“明”字里也带了个“日”吗?这不就更代表“火”(元素)了吗?

按规律,“清”字有三点水不就代表“水”(元素)吗?

好了,现在这五个朝代、五个元素不正好一一对应了?不正好也对应了五行中的相生相克吗......

姥爷一番说道下来,我害了怕。因为在我心目中,姥爷有着相当的地位。我对他的想法向来是说一不二、五体投地。我害怕经姥爷这么一说,我开始不务正业,成天研究起这金木水火土来。不过姥爷关于朝代更替的说法我只能当成一家之言,更深层次的问题还是好好学习历史吧。

我们把“年”赶跑了,这个年也就自然而然地过去了。走在大街,常听父母谈起,说什么现在啊,雾霾太严重。过年不放炮都没有过年的滋味儿。也就顺其然的跟我说起了他们那个年代的春节。

我妈妈说,那时候天天盼着过年,盼着过年穿新衣。不像现在了,只要有钱,天天都是过年......

那时的年味现在还能够品味儿吗?真令人向往——至少给我的感觉是这样的!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